俄罗斯胜利日的阅兵是军迷们,孩子们,和古董爱好者的节日

  海参崴的俄罗斯5月9日胜利日阅兵

  海参崴,这个名字来自古老的满洲肃慎原住民,汉译为“海边的渔村”。清朝时闯关东的人们把这里叫做“崴子”,误以为这里盛产海参,所以最后定名为“海参崴”。俄语符拉迪沃斯托克,意为控制东方之意。是俄罗斯滨海边疆区首府,也是俄罗斯远东地区第一大城市。位于俄中朝三国交界处,三面临海,拥有天然的优良港湾,地理位置优越,是俄罗斯在太平洋沿岸最重要的港口,也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所在地。虽然只有六十万人口,但跨海的大桥,巍峨的东正教教堂,海面上来往的船只和军舰,人们并不落伍的穿着,却已然说明了海参威的地位和价值。

  吃过早餐,一大早就赶去看阅兵

  俄罗斯并不注重旅游业,但我想这座城市肯定会受到广大军迷的喜爱。因为这里不但有小型的陆战武器博物馆,在岸上还停靠着二战苏联红海军的功勋潜艇C56号(已改装成潜艇博物馆供参观),海边则还可以时时看到无畏级驱逐舰的身影。从近代到现代,时空跨越,历史的尘埃与记忆,都交集在这里。

  胜利日着二战军服展示二战装备的俄罗斯人们

  5月9日,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胜利日,也是俄罗斯惯例举行胜利阅兵的日子。这一天俄罗斯不仅是首都莫斯科,各地也都会举行规模不等的胜利阅兵。这也正是我此行的目的。上午十时,我站在人群中,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——“海洋”,我置身在人潮的海洋中,听到耳边震耳预聋的“乌拉”声,内心不禁为之颤动。想起前两天坐着大巴穿越在广袤的俄罗斯土地上,放眼四顾,一眼望不到边际,此时映入眼帘的是萧条和贫瘠;破败的农村院落,稀稀落落的人;与我在日本、美国见到的井然有序,充满生机的田野截然不同。可今天的景象又是为何呢?幻觉吗,不是,人们脸上是自信从容的神色;安排的是群众演员吗,更不是,我看到大家都是自发的举着先辈的肖像,慢慢汇入人流中,进入到游行队伍里。

  举着先辈照片的人们,群众的队伍

  阅兵方阵首先是海军陆军部队方阵,踏着承袭传统,俄式特有的正步,观礼的人们很快安静下来,空气中只传来清晰的口令声音和回荡着整齐的铿锵有力的脚步声。接下来缓缓驶过的是应该是快速反应部队,崭新的轮式装甲车,不得不让人觉得装备精良,而之前我一直觉得俄国制造是傻大笨粗的代名词。随之殿后的我看到了自行火炮以及轻型坦克,并没有出现期望中的俄罗斯最新式的坦克,看来海参崴在俄罗斯毕竟算是偏远之地,也许未必驻扎装备最新型坦克的部队。最后我看到了国之利器——导弹。导弹方阵各装备款款而来,庞大又修长;我粗略看了一下大概有几种型号,伊斯坎杰尔导弹,天王星对舰导弹,SA-8“壁虎”防空导弹,“铠甲S1"弹炮合一防空系统等。我发现大家目光全紧盯在导弹车上,静静的跟随它慢慢移动。

  人群中的导弹方阵,最引人注目 

  导弹方阵中最吸引眼球的自然是S-300防空导弹,这也是俄罗斯目前性能最先进的防空导弹之一,它在后面终于出场。其既可以对付飞机也可以对付导弹,初段惯导制导,中段指令修正,末段半主动雷达制导,最大射程可以达到100公里,战斗部采用预制破片,有1760块大破片和2959块小破片,大破片是定向飞散方式,为了弥补起爆方位的准确性不足,在定向的其它方位则主要依靠小破片,威力还是相当可观。S-300还曾出口中国,成为中国军队防空武库中的一大利器。

  快速反应部队 

  导弹方阵刚过,我看到无数,是的,无数的人举着各自先辈的照片,群众方阵慢慢走向了胜利广上。我禁不住想起抗战时贫瘠的中国,当时中国军人留下地照片多是将军和军官,士兵的照片是很少见的,国家实力的差距立马体现。正好我旁边有几个日本人(我很奇怪他们怎么会来?后来聊天知道是东京来的)我感慨了下说,当年中国军人,士兵们留下照片的很少,不少日本士兵“板载”冲锋前都可以看看家人的照片,而中国军人有封信就不错了(大部分人甚至都不认字)。但是后来也有点失礼的和他开了句玩笑:“今日は日本人に来てちゃんと珍しいね…おかしいね…”,今天日本人都来真是有点少见和奇怪的说啊…

  着二战苏军军服的人们

  广场中的大家

  我们的对话很快被喧嚣的声浪所掩盖,“乌拉”的声音像波浪一样从人群中一波波震过,我所感受到的是这个国家和人民在困境下的不屈和凝聚;在内忧外患的世界格局中的坚持与希望,这让我改变了对俄罗斯的印象及态度。地缘政治来讲,俄罗斯属于苦寒地带,简单,粗暴,是其代名词;野蛮,战斗是其标签。可我今天看到的却是文明的举止和自信的微笑,团结的精神。我想,这正是我们所欠缺的;人,不光只能有先进的武器(强壮的躯干),还要有坚强的精神支撑(信仰和民族凝聚力)。

  拿着二战宣传报纸的俄罗斯姑娘们

  正沉浸在人潮的海洋中,发着感慨,忽然传来孩童的笑声。我看到孩子们穿着二战时期的军服,和苏军战士们合影,背后就是著名的喀秋莎火箭炮,曾经它呼啸的声音和绝猛的炮火让德军闻风丧胆。同时看到了一些老军人,穿着当年的军服,胸前则是记录当年战功的勋章,今天第一次和二战老兵如此近距离接触,顿时觉得兴奋和感慨。当年参加二战的苏军战士,即使当年二十岁,到现在也九十岁左右了,胜利阅兵还能参加和回忆几次呢?这是孩子们的节日,老人的庆祝日,大家的假日,我也从回荡着乌拉声音的脑中,缓过味来,沉浸在这欢乐里。

  胜利广场及街道上的人群

 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俄罗斯、朝鲜等为何如此喜欢阅兵,起初我以为这可能是俄罗斯只剩下肌肉可以展示了,所以没事就阅兵;对内对外展示肌肉,对内让反对派看到自己的军事实力;对外告诉大家,我们俄罗斯还有实力。但今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这个民族,重新对待以往对其的印象,重新回味我今天的所闻所感。纪念碑处的火种还在燃烧,俄罗斯士兵昂然的守卫在两旁,地上放着一堆堆鲜花,时时有人带着孩子走过来放上一束。而在不远处的列宁雕像,冷清,孤寂,似乎是被人遗忘的角落。我想,这应该是俄罗斯人知道不是列宁,也不是斯大林,而是这些无名的苏军烈士,是俄罗斯民族的精神,才能带领他们,坚持的坚强的走到今天。最后让我们也高喊一声,“乌拉”!

  当天有扮演苏军的,就一定有装扮成德军士兵的

  报刊亭里的相关杂志

  说明:此文原刊登于《现代兵器》杂志,2017年6月号


2017-06-22 22:37  阅读:38